崔百草枯

累了就回顾那些精彩

揭盅放梗

笔端无余愁:

说一下之前埋下的梗的发展以及本人非常喜欢的梗:


加粗的是首次公开。


暂时占曦澄tag抱歉,一天后删。


---------------------------------------



1、然而江澄却有些失神。


蓝曦臣身上绕着淡淡草木兰香,虽是深秋,但在厨房闷热,也是出了一层薄汗,身上兰息愈发沁人心脾,有如一不世仙人分烟握玉,披雾袖光而来,江澄心神微荡,不由脱口一句:“好香。”


说完连自己都吓了一跳,江澄你大白天的发什么癔症?!嗅人体香这般轻浮孟浪之事对着姑娘也就罢了你对着蓝曦臣发什么疯?!在心里狠狠把自己骂了一顿,绷紧了脸皮去看蓝曦臣神色。却发现对方闻言只是微微睁大了眼,继而反应过来,低嗅一把自己刚切完紫苏的手指,方点点头:“确实很香。”


江澄长舒一口气。



嗅香。





2、拉过正在作乱的魏无羡相询,谁知魏无羡捧着书信眼睛先是一亮:“哇江澄亲笔啊,字怎么乱成这样?”后来便苦了一张脸,“这写了个什么啊?我都看不懂。”蓝忘机一时沉默,内心喟然一叹,振衣起身,打算找叔父一谈。


先考江公枫眠之灵位。九个楷字筋力丰满,雍容堂正,皆是江澄所题。



 江澄这封谢帖写得极快,所以字迹潦草,而平时江澄的字是颜筋柳骨的楷书,江枫眠的牌位就是他写的。





3、蓝曦臣快速扫了一遍,抬头就对上弟弟三分关切三分好奇三分失落一分冷漠的神情,心里颇觉有趣,把信件折好收进袖筒,对弟弟说道:“没什么,江宗主说谢过那篓蟹而已。我修书一封答他便是。”说着便往里走,扬衣坐到蓝忘机方才的位置,取了张素笺,提了笔蘸了墨便开始回信,不时抬头回答自家弟弟诸如“兄长你竟能辨识清楚”等略带挫败震惊的问题。



一个我的字只有你认识的梗。





4、蓝曦臣回信极快,末了落款之时却思量片刻。




展纸时,江澄不由眼睛一亮,满纸清隽秀雅。看一眼落款,微微哼了一声,算是满意。




落款“蓝涣曦臣顿首”那里明明白白写着。




江澄看了看自己被拉着的手肘,正觉得有些别扭,却又被那个自称打着了,睁大了眼:“你自称什么?”蓝曦臣略无辜地看他:“晚吟不肯称涣表字,涣只好自称了。”



蓝大有心引起江澄注意,把自己的姓名字全部写上,从这里开始想让江澄唤他字。





5、江澄看着亲切,不禁驻了足。蓝曦臣也随人停住,温声问道:“怎么了?”江澄正想摇头,然而最终却是抬手指了指那个篮子,“你们平时就是这样买卖的?”



江澄对江南其实极熟稔,这种叫卖方式见怪不怪,只不过蓝曦臣问起,便给足了十二分面子装不知道


 



6、“闻味道,似乎是红枣山药羹。”






蓝曦臣笑了笑也不答话,转身热了一个小炉,循着味找到厨娘攒下的猪油,挖了一勺拿个铜碗隔水坐热。



一个蓝曦臣鼻子很灵的私设。





7、蓝曦臣不露痕迹地把伞往江澄那边倾了倾。江澄抬头看看天色,却只看见六十四根伞骨,视线滑下来时,却又被一节骨肉匀停的皓腕黏住目光。






蓝曦臣默录的时候另有一番风流,脊背笔挺,脖颈微曲,悬腕而书,走笔动如灵蛇,一截皓腕骨肉匀亭,凝而不发,蕴了无数风雨——行云流水排花次,金戈铁马卷暗云。江澄即便是眼角无意擦过,也忍不住把眼球扯回来,悄悄端详一番。






蓝曦臣最近发现一件事情,江澄对自己的手腕情有独钟。江澄情动之时,必定是从轻舐自己手腕开始,后来则变成细细啃咬,唇齿轻叩腕骨关节,咬过命门动脉,最后一定是自己被逼得发疯去逐他唇齿,江澄才肯善罢甘休。如今成婚已久,江澄在这方面愈发张狂。晨起收拾衣冠,正想绑上护腕,却见对方一脸失落的表情。蓝曦臣心念一转,干脆扔了护腕,反而撩起衣袖给自己束发系冠,果不其然见人走上前来,摩挲过自己手腕,在自己唇上一吻。



私设,江澄最喜欢的就是蓝曦臣的手腕。





8、江澄把手上的东西放下,习惯打量了一下屋里,房中装饰极为雅致,除了几盆兰花,还挂了一副空白的九九消寒图。


“‘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蓝曦臣你还数九?”


蓝曦臣边写边应:“是啊,快冬至了,便提前备下了。”




“哎?今日都小雪了,怎么这图还是空白的?”


“没必要数了,冬至那晚于我而言,已是初春。”



九九消寒图的后续。





9、往日不是没有来过云深,但是今日蓝氏的态度尤为奇怪,除了恭敬,还带了一点……窥探?思追景仪一众小辈倒也罢了,连蓝启仁也对他和颜悦色。


话音刚落魏无羡和蓝湛便出现在两人视野里,蓝曦臣表情瞬间复杂,魏无羡滴溜转着眼珠四下一扫:“大哥,这是过桥米线?哎大哥你之前不是说你还没和师——”忽然发现自己被蓝忘机下了禁言,瞪大了眼睛看他,一副委屈震惊的表情。蓝忘机和江澄见过礼,又对兄长致了歉,便果断拎着魏无羡离去。






当蓝曦臣走回寒室之时,正好碰上了前来寻他的蓝启仁,心下暗道一句正好,忙肃容行礼:“叔父。”


蓝启仁端详他一会儿,才露出一个安心的表情:“阿涣,你近日感觉可好?”


“多谢叔父关心,侄儿一切安好。”


蓝启仁拍拍他肩膀:“没事,我就过来看看,你近日别太操劳了,好好休息。”


蓝曦臣心下一暖,乖顺应承,蓝启仁转身离去,却又被叫住。


“叔父,侄儿还有一事请教。”


“若溺者濒死,获救于人,应如何谢?”


“死生大恩,难以言谢,可终一生事之。”


“若援者行止有污,奈何?”


“终有善行,规劝事之。”


蓝曦臣突然跪拜:“谢叔父成全。昔日之涣如今日之溺者。”


蓝启仁绝非愚钝之人,略加思索便想通关节,惊怒交加:“蓝涣!”


“侄儿心悦云梦江晚吟,其人性韧意坚,节高情柔,令人心折。”


蓝启仁冷笑:“既是节高,如何答你情深?”


蓝曦臣摇头:“侄儿尚未表明心迹,无论如何,侄儿心意已决,况且叔父方才已说,可终一生事之。”


蓝启仁顿时语塞,冷静下来在脑内搜索了一番说辞,却意外发现居然挑不出江澄什么毛病。论家世,仙门四首门当户对;论人品,是非纷纭却终无劣迹;论容貌,世家公子榜上行物绝非浪得虚名。反而是果敢狠厉大义灭亲挽狂澜于既倒,以一己之力独挑江家大梁,江家在短短数年内重整旗鼓,多要归功于这位江宗主。而且自家侄儿的改变自己不是没有看见,往日意气衰颓形容黯淡,近日来渐见笑颜,其中曲折故事,估计还要多亏这位江宗主。






“兄长。”


“大哥!”


蓝曦臣止步,看了二人一眼,笑了笑:“忘机想说什么?”


蓝忘机沉吟片刻,开门见山:“兄长是不是心悦江宗主?”


蓝曦臣也不惊讶:“是。”


“何不明说?”


蓝曦臣深深看了魏无羡一眼:“时候未到。”


魏无羡若有所思。






当蓝曦臣宣布下早课之时,在场的弟子却没一个肯动。蓝曦臣温柔一笑:“怎么了?还有何疑惑么?”


诸弟子顿时面面相觑,好不容易有一个胆子大的,斟酌了一下措辞,朗声道:“宗主,我们都很担心你。”


蓝曦臣笑容不改:“多日来让大家挂心了,我一切都好。你们有什么话尽管问就是了。”


方才那弟子神色小心,握了握拳再次开口:“宗主!那个……您……魏前辈说,您心悦江宗主已久,我们,我们特来求证的。”


蓝曦臣暗赞了一句好阿婴,心下越发愉悦。这番“谣言”传开,根本无需自己煞费苦心找寻恰当时机公开,便有机会找上门来,当下顺水推舟:


“不错,我确实心悦江宗主。”


此言一出,诸弟子脸上表情精彩纷呈,有惊有喜有意料之中有不出所料,唯独没有的就是憎厌与恶心。


“只不过我还未与江宗主说白,还请诸位为我保密一二了。”






“二哥哥,你刚才做什么不让我说?”


“是兄长。”


“哦……”魏无羡恍然,又向蓝忘机挤挤眼睛,“你看出什么来了?”


蓝忘机神情不变:“两情相悦。”


“哦…….哎?!”



蓝氏上下全是助攻的梗







10、回廊曲折,二人步子徐缓,蓝曦臣抱着自己的大碗,借着余温暖手,正想找个话头,却听江澄开口:“哦对了,上次你给我写的那几张书帖,我放到店里托掌柜帮我卖了。老板本来说要抽三成利,但是后来见字迹清隽,而且每张都是《诗》中情意绵绵的篇章,不愁销路,便答应只抽两成,我同意了,那剩下的八成我与你五五分吧。”蓝曦臣闻言神色几不可见地一黯,淡淡说道:“既是赠予晚吟,自当任凭晚吟处置。”江澄挑眉看他一眼,有些奇怪:“怎么啦,你还担心我赖账不成?”蓝曦臣摇摇头:“怎会。”






“晚吟,你真的把我写的那些书帖都卖掉了么?”


“你突然问这个干嘛?早卖了。”


蓝曦臣惋惜一叹:“晚吟不该卖掉的。”


江澄心下一颤,兀自嘴硬:“怎么?”


“人之所念会影响字迹,诗三百而思无邪,我当时抄录时心无杂念,一心只想与晚吟共偕鸳谱,正好符了这爱慕之情。而如今……”蓝曦臣目光往江澄身上一扫,“恐怕再也写不出这思无邪了。”


江澄脸上一红,在书案边摸出一个盒子就往蓝曦臣脸上砸,扭过头怒喝:“蓝曦臣你要不要脸!给老子滚!”


蓝曦臣自然从命,出了门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樟木盒子,打开一看,不是自己当时抄的诗经是什么。


啧啧,樟木。



诗经变卖梗。





11、一般字迹,一般心事。



这是一个江宗主练字练得和情郎一样的故事。





12、江家的厨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放辛辣料的架子上,专门辟了一个角落放了各式糖与蜜。每个坛子都长得一模一样,江澄却连标签都懒得看,拿了一坛桂花糖露和几块红糖。



这是一个江宗主为心上人所做的一点微小贡献。




13、舅舅和蓝大是同时表白的,只不过蓝大直接说出来,而舅舅则是把紫电塞汤圆里。舅舅塞紫电的时候还不知道蓝大要表白,而蓝大表白的时候也还不知道舅舅塞了紫电,所以两个人是同时并且主动表白的。


啊同时表白的梗我真是百写不厌,之前那个拒婚梗也是这样。




接下来的梗:


小寒:夜里翻墙来见蓝大,蓝大笑谑:“这算不算幽会情郎?”蓝大煮红豆沙。


大寒:舅舅做羊肉煲。蓝大冬日手会冷(前文已埋梗),被舅舅发现,拿花椒水帮人泡手


清明:抹额出场。鲜衣怒马踏青,偶遇忘羡游湖,四人同行掷梨盈车。午后舅舅犯困,两人共骑,日光耀眼,问蓝大有没有蒙眼睛的,蓝大解抹额给他绑上,舅舅直接靠着蓝大在马上睡着。




大婚前对无羡称呼自己or蓝大为主母的斥喝,蓝大心同此理,蓝二有惭:


蓝曦臣哪里会说这样的混账话,蓝曦臣遇事从不把我护在身后,而喜欢与我并肩,我处理门中事务之时他从不插手,我展信观阅他从不旁窥,这样一个尊我重我的人,又岂会自视为女子,说要下嫁于我?我与他在一起,便是与他在一起,男子也好女子也罢,不对,我就是喜欢他这个人,什么地方换了都不行......嗯,不是,应该说,我与他相恋,从未想过把他以女子论处,也不愿以嫁娶、主母、夫人、内子等等称呼来束缚他。他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不用改什么,更不用添什么,现在这样,就很好。


==================================


这是一个弃坑声明


这是一个弃坑声明


这是一个弃坑声明


多谢各位厚爱,真的再见w,曦澄出坑,列出的梗大家要是有喜欢的可以拿去写,注明脑洞来自于我就好,啊当然我的梗这么过时估计没人哈哈哈。


祝愉快w




 


 



评论

热度(90)

  1. 崔百草枯笔端无余愁 转载了此文字